亚洲城

广东私盐生产内幕:脏水废料晒出暴利私盐(图

  上周,《私盐黑幕调查》报道了低价私盐悄然为害广州市民、东莞中堂镇江南农批市场成私盐集散地,报道引起市民广泛关注,也得到了职能部门的高度重视。3月15日,市经贸委、盐管局展开打击私盐专项整治行动,东莞中堂镇也在辖区进行了对私盐清查行动,行动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广州、东莞的假(私)盐从何处运来,产地在哪里?记者从东莞江南农批市场一些假(私)盐批发大户那里了解到,主要是从粤西海盐产区之一的徐闻县偷偷贩运来的。在徐闻,300多户私人小盐场(田)日日开工,将正规盐场生产过程中剩下的充满重金属和杂质的制盐废料一次性重新晒制成白花花的原盐。仅徐闻角尾乡一地,每年至少10000吨如此炮制而成的私晒原盐流向广东各地。

  在我国,盐是属于特许经营商品,政府对盐业的管理制定了非常严格的措施。根据我国的《盐业管理条例》和《食盐专营办法》的相关规定,国家对食盐生产实行定点生产制度和指令性计划管理,私营企业和个人不得开发盐资源。3月7日,本报记者来到徐闻县角尾乡国营盐场旁的许家尞村,只见国营盐场周边被一眼望不到边的小盐田所包围着。当天没有太阳,几十名农民在不停地翻起盐田中黑乎乎的塑料布,用来盖住未晒干的盐。

  记者在这里看见,实际上晒私盐的工艺非常的简单,工具也相当的简陋。弄上这么一台报废的水泵也就三百来块钱,买上几根水管,平整出一块土地来,铺上这样黑色的薄膜,将高浓度的海水灌到薄膜上面,过滤几次过就可以晒出盐了。记者步入盐田中时,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恶臭夹杂着咸咸的海风扑鼻而来。在一块盐田中,一对年过五旬的老夫妇正在翻动田中的黑色塑料布。由于天下小雨,他们正在加紧将田中还未晒干的盐盖上,以免盐流失。

  在每块盐田旁的水沟中,流淌着又脏又黑的海水。记者发现,在国营盐场和私人盐田中间,相隔一段距离便看到或深或浅的水沟,沟里的水从国有盐田流向私人盐田。周边许多农民都在国有盐田旁打井,抽取从盐田渗入土地的海水,或挖一条浅沟,将国营盐田的海水引向自己的盐田里。据了解,这些被农民引走的水,一部分则是国营盐场内排出的废卤水,这些废卤水是盐场多次过滤后排出的废水,里面含有大量重金属和杂质。另一部分则是高浓度的海水。

  据现场一农户称,他们就是将这些废卤水和海水混在一起,然后在自家的盐田中晒出白花花的盐的。记者看到,在每个私营盐场旁的地上,都横七竖八地堆着大小不等的盐堆,这些盐堆都用黑塑料布包裹着,打开一看,都能看到或粗或细、或白或黄的盐。盐户们称,这些盐都是等着卖出去的。

  3月8日上午9时许,记者在许家尞村见到了正在盐田中晒盐的曾氏夫妇及其子三人。他们正往盐田中抽水制盐。曾某告诉记者,他一家在共有3亩盐田,而角尾乡共有300多户人家都在这里晒盐,他们这样晒盐已有十多年的历史了。

  据角尾乡国营盐场技术人员介绍,一般合格食盐制作过程中必须经过十多次蒸发晒制,才能将盐中的杂质和重金属全部去掉。然而周边的私晒盐不仅用含有大量重金属和杂质的废卤水来作原料,而且仅经过一次蒸发,有的甚至用旧化肥袋来包装。这些私盐普遍都是不加碘的。盐业专家指出,这些私晒盐中,氯化镁、硫酸盐和硝酸盐等含量都超出正常规定数倍。省疾控中心有关专家曾指出,长期食用重金属超标的私晒盐会导致人体出现慢性中毒,器官受到损害。

  私晒盐还可能引发集体中毒。据当地盐场人士透露,2002年徐闻一户农民晒私盐时晒出亚硝酸盐,导致6人食用后出现中毒。去年5月,湛江查获来自徐闻县私晒盐8吨,经化验证实该批私晒盐中致命的亚硝酸盐严重超标,由于及时查获,才避免了一起群体食盐中毒事件。

  暗访过程中,记者以私盐收购商的身份向当地正在晒盐的农民了解销售情况,一位曾姓农民表示,50公斤装的盐每包价格为13元到14元左右,一吨私晒盐的价格约为240元,“我们可以负责包装,帮忙集中送到指定地点”。目前,国家规定加碘盐的批发价为1680元/吨,两者价格相差了七倍。巨额利润诱使许多不法商人纷纷加入贩卖私盐的行列。记者看到,这些私人盐田晒出来的盐看起来和正规盐差得不多,肉眼难以辨别。

  据曾姓农民介绍,去年,他们晒出的私盐根本不愁没人要,相反还是有人抢着要。去年中央电视台等媒体曝光后,徐闻现在的私盐抓得很利害,“但还是有很多老板来大肆收购,至于他们怎么运出去的则不知道。”采访中,村民告诉记者,在这里最好的地种庄稼的话,一年赚不到一千块钱,而晒盐则一年能赚三千多元。这也是私盐为何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

  据知情人士透露,去年角尾乡私晒盐田发展到330多户,面积达到400多亩,年均产量达到10000吨,已直追角尾乡国营盐场的产量了。而相邻的雷州市私晒盐的规模则与徐闻相差不了多少,甚至还更多一些。

  据一长期从事私晒盐经营的老板向记者透露,近年来,流入广东市场的私晒盐还有很大一部分来自海南,而这一部分甚至比徐闻、雷州两地产量的总和还要多。

  记者从徐闻县政府相关负责人了解,徐闻国营盐场附近的私晒盐田从1993年出现。当地政府部门曾多次打击、取缔,但由于成本低廉、利润可观,往往今天被取缔了明天又卷土重来。

  去年年中,央视《每周质量报告》及《羊城晚报》等媒体对该县私晒盐的情况进行了曝光。3月9日,负责盐业管理的该县发展和改革局局长吴辉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从媒体曝光后,该县县委、县政府对此事高度重视,“专门成立了打击私盐专业执法队伍,执行24小时不间断执法打击行动”,到今年初,该县的私晒盐特别是走私现象已基本得到了遏制。

  吴局长向记者透露,从去年9月20日至今,他们在执法中已缴获150多吨私晒盐。政府相关执法部门不间断地对当地农民的私晒盐行为进行说服、教育,并开展了严厉整治行动。吴局长也表示,由于历史原因和部分农民受利益驱使,短时间内完全根除这一行为也不太现实,他也承认有一些漏网之鱼,私晒盐的情况仍旧存在。




相关阅读:亚洲城

上一篇:贵阳水泥砖头机器办一个环保砖加工厂多少钱
下一篇:山西自制鸡粪、猪粪有机肥需要哪些小型设备?